​2021 CGMA CFO高峰论坛深度报道系列 | 2022年全球和中国经济展望

CGMA 2021-12-23 835

被誉为“财界奥斯卡”的CGMA全球管理会计2021年度中国大奖暨CFO高峰论坛(以下简称“CGMA年度大奖”)于2021年12月3日隆重举行并圆满闭幕。本届高峰论坛将以“驾驭变革 - 共创可持续未来”为主题,汇聚众多财界领袖,专家学者和业界大咖,就未来经济局势的展望、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与CFO的未来之路等话题展开交流,深入探讨2022年的宏观经济,数智时代财务助力ESG发展及数字化赋能未来财务领导力等议题,力求在瞬息万变的后疫情时代中驾驭变革,共创可持续的未来。

本届CGMA CFO 高峰论坛有幸请来摩根士丹利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先生就2022年全球和中国经济展望做主旨演讲,解读过往,展望未来。

自11月初以来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新冠病毒飞速传播,让原本处于强劲反弹之中的世界经济再度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在疫情后时期,全球范围内最早复苏的中国经济今年第三季度增速突然大幅下滑。2022年近在眼前,新的一年全球经济的前景如何?中国经济、尤其是CFO关心的利率和资金面的流动性会呈现怎样的走势?

▲摩根士丹利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先生

不一样的危机:冲击和韧性

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的大爆发令全球经济自2008年之后再度陷入危机。但是,此危机非彼危机,二者因成因不同造成的后果也不同。

章俊在发言中表示,今次的危机是由经济以外的因素,即一场突如其来的全球疫情造成的,而2008年的危机肇始于次贷金融危机这个经济体系内部产生的问题。

值得庆幸的是,面对疫情这一公共卫生事件的冲击,各国的应对总体上防控策略清晰、行动迅速,成效也很快显现。“这次疫情之后,全球仅用了四个季度就恢复到了疫情前的产出,而2008年的次贷危机用了六个季度。虽然我们看到疫情对于全球经济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但是我们看到全球经济的反弹或者是韧性也是前所未有的,”他指出。

同样值得庆幸的是,在疫情的冲击下,金融体系整体上仍然保持健全,这也助推了全球经济摆脱衰退的风险。“这一次,不仅我们看到全球经济快速的V型反弹,全球的资本市场包括企业盈利也出现了快速的反弹。这一方面原因是全球经济复苏的基本面在日益改善,另外一方面全球盈利也在改善。在全球流动性的驱动下,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在不断上升,避险情绪在持续下降,”他回顾道。

两大决定因素:通胀和疫情

2022年全球经济的前景如何?章俊认为取决于两大因素:通胀和疫情。

目前全球经济总体上保持着复苏的势头,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也在持续。疫情在冲击全球供应链的同时,也迫使各国实施极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供需不匹配和流动性泛滥很快催生了高通胀,欧美各国已出现数十年未见的高物价水平。

按理说,随着供应链的恢复和宽松货币政策的退出,通胀会逐步回落。但奥密克戎变异病毒的快速蔓延使得这个问题变得复杂化,但可以确定的是全球经济将被迫进入下行通道。

“如果Omicron这个病毒对明年的供应链复苏造成拖累的同时,需求又比较强劲,明年的通胀压力可能会更高。通胀压力上升的结果会导致全球各个央行会加速收紧货币政策,这对于全球经济来说是双重打击,”章俊预测。

另外一种可能性是:由于全球宽松政策慢慢退出,明年全球的需求开始走弱,这种情况下如果疫情出现变化,经济会加速下行;在经济加速下行的背景下,通胀比较低,政策收紧的幅度会有所放缓。

摩根斯坦利预测明年全球经济的增幅将从今年的6.1%降至4.7%。“简单来看,明年如果出现需求强劲和需求疲软两种情况,都有可能造成全球经济的加速下行,”他总结说。

中国经济:挑战和出路

2021年,中国经济的同比增幅从首季的18.3%降至第二季度的7.9%,属于反弹后回落的正常现象。但第三季度跌至4.9%,出乎许多机构的预料。

在章俊看来,下半年以来中国的经济下行压力主要是来自于投资,而投资中下行速度最快的是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

他分析说,事实上国内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在第三季度已经开始放松了,但基建投资并没有反弹,原因在于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大;最近两个月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速度加快,而基建投资依旧疲软的原因在于缺乏优质投资项目。

在基建投资下滑的同时,随着房地产开发商债务违约风险的暴露和房产税预期的上升,房地产投资的增速也明显下降,全国土地拍卖市场遇冷,进一步拖累了地方经济。“整体来看,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看到投资里面比较弱的是房地产和基建,”他说。

展望2022年,中国经济会有怎样的表现?

摩根斯坦利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全年的增幅为7.8%,明年则在5%至5.5%之间。

章俊预测,在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中,明年的出口将难以保持今年的强劲增长,而消费取决于就业,依然存在着不确定性。

他认为,如果中国经济要在2022年实现5%以上的增长,还得靠投资。“这个道理毫无疑问,外需其实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消费是依赖于就业,就业来自于制造业。制造业除了是推动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动力,未来还是国家安全战略的一个重要的支撑,”他解释道。

支持制造业投资的主张凸显在近期中央政府推出的未来的十年国家安全战略的规划。“里面谈到了能源安全,粮食安全和科技安全,其实这里面每一项都是需要有强大的制造业支撑。毫无疑问,从明年我们就应该看到在制造业投资方面的投入,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都会有明显的上升,”他指出。

最近,中央政府在经济工作会议上释放了明年适度加大基建投资和放松房地产投资的信号。就总体投资而言,章俊认为,明年除了基建和房地产可能受益于政策的放松之外,另外一个重要的方向是绿色投资。“它的规模可能会进一步扩大。譬如说,今年的绿色投资整体的规模可能是4万亿元,到明年,我们从贷款和发债来看,可能会到6万亿,”他预测说。

更多本届CGMA CFO峰会演讲嘉宾的精彩分享请持续关注。